1. 首页
  2. 新闻

币圈维权众生相:维权难,维权之路长漫漫

当数字货币的财富幻觉破灭时,一群币圈投资者成了维权人,踏上了“讨个说法”的道路。这些年,维权方式也从上门拉横幅、蹲点守人这类民间维权手段,向报警、起诉等法律手段过度。然而,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的路也并不好走。手里的白皮书、聊天截图、项目或交易所公告是不是证据?报警后警方会不会予以采纳?公安机关立了案算不算维权有效?向法院起诉,有关比特币这类虚拟货币能不能主张财产权利?海外注册了主体的交易所如何在司法上判定管辖权?

这些问题,如同币圈维权者寻求法网解决纠纷时需要打的“怪”,关关难过。

币圈淘金客变维权者

原本来币圈淘金的人变成了维权者,李爽见过的此类案例不胜枚举。他曾在一家名为“币圈反割联盟”的自发组织里负责日常的社群运营,联盟会免费帮维权者组建社群,在社交平台发文曝光。

他管理过的社群里,每天都在上演各种币圈“滑铁卢”。有的人为一个项目“全仓梭哈”,或在某次交易中开足了杠杆,一下暴富起来;可总有人遇到“点背的时候”,投进去的钱或复利都打了水漂,“从此踏上维权之路。”

在币圈,投资者对财富的想象从不缺少张力。2008年金融危机后梭哈比特币,就像搭上了财富顺风车;或是在2017年全仓以太坊,快速完成财富积累。这种经历多数人不可复制。

2017年之后,币圈山寨币泛滥,交易平台群起,全仓买了空气项目或者遇上运营不良的平台的投资者,大多以亏损告终。其中一些人,成了维权者。

投资者陈晓(化名)一进币圈就碰了壁。去年6月中旬,他在FCoin先后投入32万元自有资金和借贷来的50多万元,购买了FCoin的平台币FT。在亏掉40万元后,他选择“割肉”止损。

没过多久,不甘心的他又用剩余的43万元买了一个名叫ARP的币,试图翻身。结果在买入的第三天遭遇ARP爆跌90%,43万元转眼不到13万。

7月20日晚ARP几分钟内跌去90%

“几乎一晚上赔了30万。”如同电影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里的台词,“你可能因此而花开富贵,亦可能全军覆没。”那天夜里,陈晓一宿未睡。

他曾经加入了一个针对FCoin的维权群,几波人轮番前往他们打听到的“FCoin北京办公室”向该平台的创始人张健讨要说法。期间,他一度以“割腕”的方式要求FCoin予以补偿,最终未果。陈晓后来想通了,带着剩余的13万回了老家,决定安心工作。维权的事儿,他几乎不愿再提起,他所在的维权群也逐渐偃旗息鼓。李爽对“维权群”的变化路径十分熟悉。起初,维权群里的人大多同仇敌忾,维权会从线上走到线下,上门拉横幅、蹲点守人等招数时常出现在币圈资讯上。可时间一长,眼看维权无望的投资者会逐渐“离队”。

商务合作扫码关注我们,了解最新区块链资讯~

【纽扣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纽扣财经立场无关。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,币市有风险、投资请慎重。如需转载文章,请注明来源纽扣财经(www.nkblock.com)及作者姓名,违者必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« 上一篇
上一篇:当丁蟹遇上PlusToken,投资莫非是门玄学么?
下一篇 »

相关推荐

QR code